乡村振兴 绘就城乡融合发展新蓝图

成都人大 www.cdrd.gov.cn浏览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把生活富裕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中心任务,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加大城乡融合发展力度。昨日,代表委员们围绕罗强市长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乡村振兴内容展开热议。

市人大代表邓乐:

天府新区建设成花园城市

应将公共交通网络统一规划

“再次当选市人大代表我感到很光荣,虽然不是第一次参加代表大会,但依然很兴奋,很激动,一定不忘初心,认真履行一名人大代表职责,充分发挥代表作用。”邓乐不仅是成都天府新区华阳客运中心站的一名安全管理员,更是一名市人大代表,在连续担任两届市人大代表期间,让老百姓特别是偏远地方的百姓依托交通致富,强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成为他关注的热点。近年来,他通过实地调查,形成议案建议,积极为我市的交通设施建设“鼓”与“呼”。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把生活富裕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中心任务,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要求,加大城乡融合发展力度。”邓乐说,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加大城乡融合发展力度应以交通先行为基础,这样有利于尽快改变偏远地区乡村面貌,提高当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从而调整产业结构、促进资金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化解发展困局、释放发展潜力,有利于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保障和改善民生,让偏远地区群众共享发展成果。

“乡村公路是乡村居民最基础的出行设施,做好乡村公路建设工作,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前提。”邓乐认为,交通运输部门在进行乡村公路发展规划时,要协调处理好乡村公路与高速公路、普通国省道发展规划的关系,同时做好与城镇、乡村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环境保护规划等的衔接,特别应做好与产业园区及乡村社区发展规划的衔接。同时,作为一名来自天府新区交通行业基层的代表,邓乐建议,天府新区要建设成花园城市,低碳环保城市,在城市建设规划设计时,要将公共交通网络统一规划,要充分考虑怎么通过规划提高公共交通安全性、舒适性和便捷性;在城市公园、绿地、湿地周边规划大型停车场,设置机动车限行区域;规划社区公交、早晚点对点通勤直通公交、观光公交、快线公交等多运行模式,努力提高市民公共交通使用率。

市人大代表胡志红:

加快美丽乡村建设

实施川西林盘保护修复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描绘出一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振兴图景。“川西林盘是天府文化和成都平原农耕文明的鲜活呈现,很高兴能看见川西林盘保护修复得到重视。”市人大代表、四川师范大学教授胡志红发现,“加快美丽乡村建设,实施川西林盘保护修复”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这让他感到非常振奋。

川西林盘是指成都平原及丘陵地区农家院落和周边高大乔木、竹林、河流及外围耕地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形成的农村居住环境形态,遍布于四川平坝,集中分布于都江堰灌区(即都江堰扇形冲积平原)。

在2017年召开的全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上,我市提出了实施川西林盘保护修复工程,要努力使川西林盘成为成都旅游的靓丽名片,计划到2022年,全面完成1000个川西林盘整治任务,这一部署吸引了胡志红的注意。“川西平原上星罗棋布的川西林盘,不仅是川西农耕文化的载体,更是传统农耕时代文明的结晶,具有重要的保护意义。”胡志红表示,林盘的形成及演变过程都带有明显的地域自然环境和农耕文化特点。川西林盘,既是我们生活的一种环境,更是天府文化、巴蜀文化的代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一次将川西林盘保护修复写入,足见成都对其的重视和决心。

他建议,在川西林盘保护修复中,要保持、保护川西民居的特点,要尊重川西特有的民俗人文景观,保护传承天府文化、农耕文明。他还建议说,川西林盘保护修复中要警惕农药对土壤的破坏。“要治水、治土,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让我们的土地和水得到康复。”

市人大代表韩冬:

“撬动”公共法律服务资源下沉

为乡村振兴提供“软件”支撑

“治蜀兴川重在厉行法治。作为律师,我欣喜地见证了成都这些年的法治进程,也希望能为成都法治建设贡献己力。”从事法律相关职业20余年,此次参加市两会,成都市人大代表、北京万商天勤(成都)律师事务所主任韩冬的关注焦点自然也是依法治理相关问题。昨日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韩冬表示,“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这为我们基层依法治理提出了新的目标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包括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韩冬认为,这其中,法治是健全乡村治理体系的保证,而要推动基层依法治理,首要任务之一是要加快完善乡村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加速推进公共法律服务资源下沉。

“村(社区)是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公共法律服务资源下沉,不仅能让农村百姓和城里百姓享受到同等的公共法律服务,提升群众的法治获得感;同时,也能在提供法律服务的过程中,让法治理念根植于农村百姓的内心,在乡村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化解矛盾靠法、解决问题用法’的法治习惯,而这是实现乡村振兴必不可少的‘软件’支撑。”韩冬说。

在调研中,韩冬发现,相比医疗、教育、交通等,公共法律服务的投入还有较大差距,而从公共法律服务资源分布来说,目前中心城区与县域之间法律服务资源分布不平衡,乡村相对匮乏。“希望政府持续加大对公共法律服务的供给,特别是相关政策和资金能向农村倾斜。”韩冬表示。

他建议,一方面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撬动”公共法律服务资源向基层流动,尽快建立政府购买公共法律服务的机制,明确政府购买公共法律服务的范围、程序、效果评估和考核体系;另一方面要加大宣传并发挥律协的行业引领作用,通过制定奖励考核办法激发专业人才到基层提供法律服务的热情,为公共法律服务资源下沉提供人员保证。同时,需按需“下单”,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了解农村法律需求,丰富农村公共法律服务形式,比如广泛推广建立“一村一律师”制度。(据成都日报)

来源:成都人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