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本世纪中叶 建成可持续发展的世界城市

成都人大 www.cdrd.gov.cn浏览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根据成都新时代“三步走”战略目标,到本世纪中叶,成都要全面建设现代化新天府,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世界城市。远景发展战略规划对一座城市具有怎样的重要意义?《成都远景发展战略规划研究》(以下简称《战略规划研究》)的编制有着怎样的背景?体现了成都怎样的发展理念、全球视野和超前意识?又是如何编制完成的?日前,《战略规划研究》的主要参与者、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创新中心副主任陈怡星就此进行了解读。

世界城市未来价值制高点呈现三大变化趋势

《战略规划研究》用大量的篇幅对世界城市的发展趋势进行了梳理分析。一方面,世界城市网络呈现三大变化趋势:区位上正从沿海向内陆延伸,沿海城市主导世界经济的模式正在被逐渐打破;格局上正从太平洋向印度洋和欧亚大陆拓展,环印度洋地区正成为全球增长潜力空间最大的地区;体系上正从单一向多元转变,城市实力将不再单纯以物质的丰富性来衡量,而是越来越取决于文化的先进性、环境的宜居性、生活方式的独特性。

另一方面,世界城市未来价值制高点也呈现三大变化趋势:城市动力机制方面,将更加注重内生创新,拥有强大的链接全球能力和区域辐射能力,在世界生产力革新中扮演关键角色;城市社会生态方面,将更加注重幸福安居,拥有全民共享的公共设施和适宜的生活尺度;城市建设方式方面,将更加注重韧性智慧,拥有优良安全的生态环境和便捷舒适多样化的出行方式。

编制成都远景发展战略规划,为何要大篇幅研究世界城市发展趋势?对此,陈怡星表示,只有理解世界城市的发展趋势,才能更好理解和回答成都“从何而来、现处何处、向何处去”的“成都发展命题”。

她认为,当前,世界城市正进入远景发展战略规划时代。她说,随着科技、社会、经济的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城市意识到需要以远景的视角指导近期的发展。至今,全球已有26个国家和地区编制了远景发展战略规划。其中,“全球最具影响力城市指数”排名前10的城市中,已有7个城市将远景发展战略规划作为城市的常态化工作,并完成两版以上的编制工作。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也已经或正在开展城市远景发展战略规划编制工作。

开门编规划 发放220家企业问卷和5500份市民调查问卷

对于成都如此重要的规划研究,《战略规划研究》是如何编制形成的呢?“成都开展的是开门编规划,我们认为这个远景战略不是一个精英规划,而是希望集全球专家智慧,同时也能体现市民意愿,能够满足最广泛群众需求的规划。”陈怡星介绍,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具体承担的《战略规划研究》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在前期调研阶段,与各区(市)县、市级相关部门多次进行工作衔接,开展了两轮实地调研和多场座谈讨论,发放了220家企业问卷和5500份市民调查问卷。在专题研究阶段,与8个国内知名机构开展合作,在成都人口发展战略、居民生活与公共服务、局地气象与大气环境等方面形成了13个专题研究成果。在征求意见阶段,按照开门做规划的原则,开展了4轮全国专家研讨、4场省内专家座谈,征求了国内部分知名专家的意见建议,经多次修改完善,最后形成了《战略规划研究》总报告,“可以说编制规划的过程就是公众参与的过程。”

在谈到《战略规划研究》的主要思路时,她表示,一是《战略规划研究》要面向“百年奋斗目标”,二是《战略规划研究》要立足“世界城市建设”,三是《战略规划研究》要回答“成都发展命题”。

成都具有三方面潜在价值 区位价值、腹地价值、人居价值

“《战略规划研究》把握全球与国家发展态势、世界城市发展趋势,基于成都当前站位、潜在价值,提出了成都新目标的建议。”陈怡星介绍,《战略规划研究》面对新时代、新征程,明晰了成都“从何而来、现处何方”。她说,当前,成都正在开启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的新征程,具有三大特征:经济发展方面,成都是内陆最具成长性的中心城市;交通运输方面,成都是最具综合优势的区域门户枢纽;文化消费方面,成都是最具号召力的国家品质城市。但同时,成都在城市功能、发展动力、资源环境、公共服务等方面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

“顺应国家宏观态势、世界城市演进的时代潮流,《战略规划研究》也透视了成都‘价值为何’。”她认为,成都主要具有三方面的潜在价值:区位价值、腹地价值、人居价值。

《战略规划研究》认为,区位价值方面,在欧亚版图来看,成都是亚太人口稠密地区的地理中心,具有组织西南、贯通内陆、影响泛欧泛亚地区的区位优势,是国家实现双向开放的“转换中枢”;腹地价值方面,成都位于中国一二级阶梯过渡带、川西高原文化和巴蜀文化交汇处,周边分布着丰富的自然、农业、文化和旅游资源,是探索新发展路径的“资源大区”;人居价值方面,成都是胡焕庸线上的唯一人口密集区、道法自然的营建典范和城乡和谐的共享典范,是向世界昭示中国人居文化的“重要样本”。

诗意栖居的天府之国 生态本底作为城市整体战略前提

陈怡星表示,目前,成都已经进入世界城市格局。在经济发展方面,成都已成为内陆最具成长性的中心城市,在GaWC(全球化和世界城市研究小组)研究中,已排名Beta级全球第8,“已经是中国重要的具有世界城市职能的城市之一。”

“在成都的远景发展定位上,我们认为,在经济发展上,成都将不仅是在中国,而且是在泛欧泛亚地区都能成为更具有经济引领作用的城市,同时在中国人居文化的方面也是具有重要的标志性意义的城市,所以我们提出了诗意栖居的天府之国的发展目标,另外就是在生态建设方面,成都也应该具有标兵作用。”她表示,《战略规划研究》始终把生态本底的发展作为城市整个战略的前提,“我们也提出了平行网络发展的思路,提出了五大差异化的分区,并对每一个分区未来建设用地扩张、生态建设和修复以及城镇体系的差异化发展,都提出了明确的未来的发展策略,也要全面体现在公园城市的建设之中。”

她还特别提到成都规划建设的世界最长的绿道和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绿道是成都非常重要的慢生活的标志,也是优质的慢行空间的标志,相信未来会成为塑造成都独特文化和市民生活环境的一个重要的工程和举措。城市格局的变化则可以疏解城市功能和最大限度地保存城市的生态空间,有利于破解大城市病。”

识别“城市基因” 成都规划具有全球视野和长远眼光

“《战略规划研究》是体现了全球视野和长远眼光的。”陈怡星认为,成都的远景发展战略规划是基于未来所处的发展阶段,就是中国即将实现第一个百年发展目标并迈向第二个百年发展目标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国一定会在世界上形成卓越的影响力,中国也要有一批世界城市作为发展依托来实现目标,成都有这个潜力,“所以一定要从这个高度来认识远景发展战略,也必须要有全球视野,世界眼光。”

“长远眼光就是要站在更长远的角度来谋划成都未来的发展。”她表示,全球各大城市的远景发展战略规划虽然在制定程序、体制机制上存在各种差异,但在发展目标、规划理念、关注领域等方面有许多不谋而合的共性。全球化、信息化等趋势,也使越来越多的世界城市在生产方式上表现出越来越高的“趋同性”特征。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城市不可复制不可模仿的基因和特质正成为世界城市竞争中至关重要的因素。

她说,《战略规划研究》必须要站在一个世界城市转型的视角下,在“不可确定”的科技、社会、人文变迁演进中,遵循城市内在发展规律,识别不可复制、不可模仿的“城市基因”,把握“可确定”的因素,并提前制定应对的策略,以长远思考谋求城市科学发展之道,“《战略规划研究》研究的时间节点是到2050年,实际上与城市总规有一个非常强的互补性,就是立足于长远为城市的总规提供一个更长远的视角,从这个角度来说,成都在国内城市中是非常具有超前意识和先见性的。”(据成都日报)

来源:成都人大
相关文章